乐视的生死36天:150亿是贾跃亭收下的带刺玫瑰

36天内拍板投下150亿,地产大佬孙宏斌以此证明了自己和贾跃亭在企业追求上的惺惺相惜,而作为一名成功商人,他又用精明、苛刻的合作条款来保证了自己利益回报的最大化。

“我还是回去盖我的房子,我其实给乐视带来不了什么。”

作为困境中的乐视首个引入的战略投资者,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昨日这番表态似乎让合作伙伴犯了难,对于乐视而言,似乎正在畅想与融创诸多方面的战略合作可能,比如智能硬件、“互联网+房地产”等领域。

“智能硬件?我们会买电视啊,还有我也用的乐视手机。” 昨日媒体沟通会上孙宏斌的玩笑,显示出他对此次双方合作的态度更像是财务投资。

从2016年12月10日,孙宏斌首次见到贾跃亭,到2017年1月13日,短短36天就促成的这项合作,至少在合作事项上,可能多少还是显露了一些粗糙痕迹。

根据1月13日晚间的公告,乐视网、乐视影业、乐视致新与战略投资者嘉睿汇鑫(融创中国实际控制)达成150亿投资协议。在完成投资后,嘉睿汇鑫持有上市公司乐视网8.61%的股权;持有上市公司乐视网控股子公司乐视致新33.4959%的股权,并成为其第二大股东;持有乐视影业15%股权,为乐视影业第二大股东。

这也意味着,此项投资案之后,贾跃亭在乐视体系的话语权会有所削弱。

作为二股东的融创毫不含糊,不仅向乐视网、乐视影业、乐视致新三家入股公司各派了一名董事,甚至连没有直接股权关系的乐视手机都没有幸免,对其委任了一名监事。

这其中的意义也颇为明晰:融创这个“二当家”,不想浪得虚名。

融创会给乐视带来什么改变?孙宏斌说,“除了钱我什么都给不了,而且我也不会今后对乐视投入太多精力,因为现在我的买卖比他大。”

弦外之音,孙宏斌未来并不会太多干涉乐视的运营,但不可避免,贾跃亭治下的乐视,将从其以往的“独裁”过渡到“宪政”。

与此同时,外来的融创也并未是来无偿做“管家婆”的,孙宏斌更愿意将这笔注资缩小在有对价的交易范畴内:真金白银的代价,便是“囚衣”加身。

一方面,孙宏斌必须在意其巨额投资的财务回报,苛刻的条款被写入其中,另一方面,贾跃亭素来在战略管理上从不受外界因素干扰,未来二人在乐视的发展中如何平衡?看似解决了资金问题的乐视又将面临新的挑战。

生死36天

从2016年11月1日起,被曝出资金危机的乐视,股价从45元上下一路下跌至12月6日的35.8元,跌幅高达20%。虽然在12月7日乐视因“重大事项”申请停牌,但乐视直到当日仍未确定具体的融资方案。

此时贾跃亭已将名下的房产,即位于北京三里屯附近的世茂工三,向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总行营业部做抵押,换来10.4亿元资金缓解资金危机。

乐视的生死36天:150亿是贾跃亭收下的带刺玫瑰

世茂工三

在完成抵押的20天后,半只脚迈进房产圈的贾跃亭经葛洲坝地产董事长何金钢推荐,于12月10日与孙宏斌完成了首次会面。

首次会面的主题无外乎将世茂工三卖给融创,但经过六个小时长谈后,精于赌注、行事冒险的孙宏斌居然对乐视的主营资产产生了深厚兴趣。此时,乐视仍在与其他投资者艰难谈判,孙宏斌说,也许融创进来,会比所有投资者进度都快得多。

事实也正是如此,12月13日贾跃亭从美国归国后,双方迅速启动了围绕投资的尽职调查。除了普华永道,背靠联想等公司的资源背景,孙宏斌还引入了曾完成对乐视汽车尽调的联想控股、泛海集团成员。这大大加速了尽调进程。

孙宏斌透露,在此期间,他甚至天天待在乐视上班,“对于乐视这家公司,短期内我看懂了一部分,起码资金账目这块我看懂了,好多事比贾跃亭还明白”。

除了业务评估审计,孙宏斌说,他投贾跃亭,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老贾身上具有这个时代所稀缺的企业家精神,那种为事业All in 一切的精神。

最终,融创仅仅花了36天便完成了从尽调到投资入股。

接近交易的人士告诉腾讯科技,此次融资的进程也超出了贾跃亭的意料。事实上,在资金危机之后,风险被扩大的乐视令外部投资者疑心重重,即便是曾多次与乐视共进退的前二股东----重庆政府背景的鑫根基金,也在这个节点屡屡发声,对贾跃亭高调造车发出质疑。

不信任,一度令乐视的融资进程一度举步维艰。外部期待一个敢扛住风险的领投者,融创的出现正是填补了这个角色的缺失,而乐视的困厄处境,让此次出现的融创获得了前所未有的高议价权。

从结果上看,在此次交易中,乐视向融创开放了几乎所有投资窗口,其150亿注资几乎全部涵盖乐视业已成型的优质项目。这在乐视史上前所未有。

其中,乐视网上市公司的主体乐视视频是乐视系资产中最早也是最为成熟的部分;乐视影业多年稳居国内电影市场发行前五,目前仍在注入上市公司进程中;乐视网控股子公司乐视致新所运作的乐视电视,踞国内互联网电视市场第一,一直被外界认为是乐视系最为优质的资产。

在具体入股层面,孙宏斌对标的的决策也颇为老道。在上述三块资产中,孙宏斌也正是在乐视致新这块最优质的“朝阳资产”上花费最多,总花费高达79.5亿元,占总花费金额的53%,持股比例超过33%。

当然,对于贾跃亭来说,在这个紧急关头快速获得融创150亿资金驰援的必要性,已经由不得其在优质项目保有权益上有所迟疑。

带刺的玫瑰

150亿,加上其他投资者的18亿,无疑是乐视的救命钱。为了换取这笔钱,说贾跃亭“倾其所有”也不为过。

根据乐视网2016年Q3财报,贾跃亭持有股份数量为6.83亿股,其中,有限售条件的股份数量为5.12亿股,无限售条件股为1.71亿股。

而1.71亿股,正是贾跃亭卖给融创的股份数量。

这意味着,贾跃亭将手上能卖的所有股票(即无限售股)全部提供给了融创。值得一提的是,在6.83亿股中,5.71亿股在2016年Q3时还处于质押状态,其中有至少0.59亿股的差额正是贾跃亭将股份卖给融创前才刚刚花真金白银赎回的股票。

贾跃亭对这笔资金的需求之迫切,可见一斑。

作为贾跃亭的山西老乡,此次出手的孙宏斌可能确实有一些出于对老乡、对同为冒险者的尊敬;但作为一个生意人,孙宏斌的这笔买卖确实也无懈可击。

除了上述乐视前所未有的向融创展开投资窗口,以及派驻董事、监事等条款,孙宏斌还向乐视提出了三个颇为苛刻的要求:

乐视网需承诺在2017年12月31日前,完成将乐视影业的全部股权注入;承诺在2020年9月30日前,将乐视致新装进上市公司;贾跃亭承诺在12个月以内将其持有乐视网股份的质押比例降到50%及以下,且保证此后其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质押比例维持在50%及以下。

如果说前两点可能仅仅是将贾跃亭的原本计划进行了时间点上的明确,第三点对质押股份的要求,可以说会让贾跃亭大为头疼。

在2016年Q3时,贾跃亭的质押率高达83.6%。在腾空占比为25.04%的无限售股后,贾跃亭便不得不在接下来12个月来开始赎回操作:按照其目前持有股份为5.12亿股,一年后,贾跃亭至少要完成2.56亿股的赎回工作,加上此前业已完成的0.59亿股,在融创入股案开始,到2018年1月,贾跃亭需要赎回的股份数量高达3.15亿股。

目前尚不知贾跃亭各笔质押资金的质押价格和质押率,假设以去年12月6日收盘的35.8元做质押股价,此前有媒体称其质押率为55%,若以此计算,此时贾跃亭需要花费的赎回资金都需要62亿元。

可以说,通过这一约定,融创成功将乐视上市公司的资金压力很大程度上转移到了贾跃亭个人身上。幸好,12个月的宽限期多少让贾跃亭有了喘息机会。但如何填上赎回资金的坑,即便对于善于腾挪的贾跃亭,可能也并不简单。

财务or战略,融创终极目标是什么?

即便考虑到融创在交易中占尽优势,作为融创的首笔房产行业外交易,其中的逻辑还是让人诧异。

在投资者发布会上,孙宏斌将这次注资归结于“投资未来”。

他解释称,房地产行业2015年是8万亿规模,今后估计也就11万亿,再往上就很难了,”这个行业大公司好做,小公司不好做“,融创作为前几名的企业,将会迎来钻石时代,房地产依旧是绝对主业。然而,要维持高增长率并不简单,“地越来越贵,我们第一需要投向增量市场,这也是此前为何融创要入股链家”。

不仅如此,融创的投资标的还包括金融公司、资源型行业以及消费升级。而乐视围绕泛娱乐领域的布局,契合了孙宏斌在消费升级上的想法,这让孙宏斌颇为感兴趣。

但除了这个方向上的契合,孙宏斌也没有拿出更多结合融创自身情况的战略投资理由。

而在乐视公告中,乐视则给出了两个方向:智能硬件、“互联网+房地产”。

其中,智能硬件方面,乐视称将“对房地产行业的用户数据进行大数据分析,推出更贴近用户需求的智能硬件产品,进一步完善社区服务平台并推进智能化发展,增加获取家庭用户入口的渠道,借助智能化的产品和系统拓宽消费地产和产业地产领域。”

乐视最为重要的智能硬件产品即乐视电视,但借由智能电视“拓宽消费地产和产业地产领域”这一话术至少在目前仍然显得有些模糊。如果仅仅是孙宏斌所说,只是买乐视的电视,这一战略合作可能就显得有些名不副实。

在互联网+房地产方面,乐视的想法是,将大屏互联网生态(乐视电视)、智慧家居生态、汽车生态及互联网技术平台融入房地产业务,“共同研究以用户体验为中心、以用户持续运营为导向的互联网生态地产模式”,“共同探索终端+互联网应用+智慧家居平台+开放O2O服务的智能互联网社区生态服务产品”,以及“共同打造面向未来的样板型创新智慧住宅及商业生态系统级产品,共同推动传统房地产及智能家居产业进入互联网生态时代”。

这或许会意味着融创会在房产产品中推出一些区域性的互联网服务及智能化预装产品及服务,但这些由于缺乏成功先例和明确方案,仍然时概念阶段。

此外,乐视还表示将与融创在产业地产领域(包括但不限于影视产业、汽车产业、体育产业、互联网生态产业等方面)在 IP、用户、技术、产业发展及引进等方面展开与融创等战略投资者的进一步合作。但在这些领域中,暂时也未发现融创有明显布局。

由此可见,虽然乐视极力强调融创为真正意义上的第二股东、战略投资者,但在目前的业务战略协同方面略显牵强。

而围绕上市公司进行的一系列注资操作,相比战略投资,融创这笔注资的财务投资意味或许更浓。财务回报+跨界投资,也许融创想要的比很多人想的都简单。

下一步,汽车业务资金的问题如何解决?

显然,乐视此次引入的“战略投资者”在某些层面上毫不客气;但不可否认,这是信任危机下、股市承压、资金高度紧张的乐视,当下能做的最好选择。

乐视的生死36天:150亿是贾跃亭收下的带刺玫瑰

贾跃亭在投资者发布会上将融创入资的好处强调了两点:

1、资金一直是乐视发展的掣肘,融创领衔的168亿元的注入,大大缓解了乐视的资金问题;

2、 为乐视带来更规范化的治理,这是乐视首次引入这么大的战略投资者和第二大股东,将成为乐视网转折性的拐点。

其中,第二点可以看做是给投资者的一个交代。此前,乐视的前第二大股东鑫根基金创始合伙人曾强就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喊话“各大板块的钱不能换来换去,不能说拆借就拆借”。

这已经十分公开的挑明了外界甚至股东对乐视资金隔离性的怀疑。此次融创进入后,即便出于个体利益、保护资金以方便退出的考虑,也不会再让拆借情况发生。

这对于乐视重拾信任,至关重要。

事实上,按照乐视体育、乐视手机等业务的发展模式,乐视系公司的孵化,大体是一个“创造预期---寻求外部融资-----创造新预期----再融资”的循环。但在拆借风险蔓延的状况下,外部资本往往不敢贸然进入,即便已经创造了新预期,乐视各个公司的融资之路也会深受阻碍。

而贾跃亭强调的第一点,即资金问题,则是乐视一切问题的根源。

孙宏斌在接受采访时强调,融创对乐视注资的第一个逻辑就是让它不缺钱。但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被曝出存在资金问题的乐视手机、乐视体育以及乐视汽车,皆不属于乐视上市公司体系,也在融创此次的注资标的之外。

反而是融创重金注资的乐视网、乐视影业、乐视致新,由于发展已趋于成熟,在资金需求紧迫性上并不明显。最有代表性的是乐视致新,其上轮融资尚且发生于2013年,而2013年正是乐视致新诞生的第一年。

在缺口最大的乐视汽车上,在已经投入投入一百五六十亿的现在,乐视汽车依旧存在着高达300亿上下的资金缺口。在骑虎难下的当下,让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贾跃亭去放弃一直追求的汽车梦,同样显得不太可能。

目前还不清楚,贾跃亭此次转让部分股权所得资金,是否将投入到汽车业务发展之中。

昨日发布会上,贾跃亭说,此前乐视汽车Pre-A已经进行了一轮(即2016年9月乐视汽车完成的10.8亿美元融资),乐视A轮融资也会马上开始。事实上,在1月3日贾跃亭在CES上公开展示法拉第未来的“量产车”时,外界就有诸多声音认为,完成这场展示后,汽车本身的业内较好的反响将大为有利乐视汽车的下一轮融资计划。

尤其在初步解决了以资金拆借为首的公司治理问题,及量产车预期两个问题后,乐视汽车的A轮融资可能也不是太遥不可及。

一个有趣的事是,今年1月前一直质疑贾跃亭的鑫根基金曾强,在CES现场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声称将再投10亿元在乐视汽车上。而在之前,曾强还表示乐视最缺的不是钱,缺的是专注与升级,毫不讳言对扩张汽车项目的抵触。

而和孙宏斌关系密切的联想系资本联想控股也早已在Pre-A轮中进入乐视汽车卡位。孙宏斌在投资发布会上还澄清,此次注资不涉及汽车业务,并非是不看好乐视汽车,很大程度上还是由于时间太紧了。他同时透露,即将启程去硅谷去参观乐视的汽车基地,这似乎表明了后续对乐视汽车存在注资可能性。

但无论如何,乐视最大的“资金黑洞”乐视汽车能否在A轮融资中取得预期中的成绩,依旧是未知数。由于资金量实在太大,外界在CES后的质疑普遍集中在能否量产上-------而这是一个很难说清、也很难预期的难题。

可以预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资金问题仍然会萦绕在贾跃亭及他的乐视周身。虽然危机暂缓,但一系列不确定性依旧让人担忧。不过,善于聚拢资源的贾老板,似乎从来都不缺贵人:这一次,孙宏斌来了;下一个来的贵人又是谁?

更多精彩欢迎关注沈阳海东科技公司

商务合作
  • 邮箱:nihaidong110@163.com
  • 手机:13694110761
  • 座机:(+86)024-31630577
  • 地址:沈阳市浑南新区奥体中心亿丰时代广场 C区723
 
Copyright © 2007-2027 沈阳海东科技有限公司  辽ICP备14003976号-1